Exhibition: Cathy Busby: WE CALL

Time & Date: May 20, 2017 – April 28, 2018

Location: Teck Gallery, Canada

WE CALL is composed of selections from 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s (TRC) 94 “Calls to Action”. This document is one of the series produced by Cathy Busby that draw attention to the ways that governments obfuscate their accountability towards Indigenous rights and title in public address, policy and service. It accompanies the 500-page report that synthesizes the TRC’s inquiry into the inter-generational legacy of Canada’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 System.

Busby’s selections highlight the ways that governmental,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institutions are called on by the TRC to cultivate Indigenous leadership, stewardship and participation within structural systems.

The work’s title, WE CALL, abbreviates the address of each call to action to emphasize the mutual responsibility of the caller(s) to participate in enacting these structural shifts.

Source + photo: http://www.sfu.ca

Advertisements

埃德加•德加:烈马、芭蕾舞者和人体艺术

在印象派的圈子中,德加是与雷诺阿风格最接近的一位,他们都热爱将生动的巴黎生活作为绘画的主题。德加没有参加过格莱尔(Gleyre)的工作室,很有可能他与未来的印象主义者的第一次会面是在Guerbois咖啡店。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来自于与莫奈、雷诺阿和西斯利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法国大革命期间,他的祖父René-Hilaire de Gas在1793年被迫从法国逃到了意大利。他的祖父是一名粮食商人,在意大利手收获了商业的繁荣。

德加的祖父在那不勒斯创建了一家银行,与热那亚的富裕家庭的一个女孩成婚。埃德加·德加喜欢简单地将名字写成德加,尽管他与意大利的众多亲戚维持着愉快的关系。他在1853年在Louis-Ernest Barrias工作室开始了学徒生活,从1854年开始,在路易斯·拉莫特(Louis Lamothe)的指导下学习。拉莫特非常崇拜Ingres,远远超过了其他画家。他将这种敬佩之情传染给了德加。从1854年开始,德加开始频繁地前往意大利:首先到达那不勒斯,认识了好多表兄弟;然后到了罗马和佛罗伦萨,从古典大师那里不懈地临摹和学习。

德加,《下跪的妇女》,1884年,普希金博物馆,莫斯科。
德加,《沐浴的女人》,1886年,希尔斯特德博物馆,法明顿,康涅狄格州。

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加成为了一名专注于绘画参赛者、马匹和骑师的画家。不管在哪里观看比赛,他美妙的画家记忆为我们保留了赛马运动的独特性。在他第一幅相当复杂的赛马场作品完成后,德加学会了如果表达赛马的高贵和优雅姿态,以及它们紧张的运动和肌肉的优美弧度。大约在19世纪六十年代中。德加有了另一项新的发现。1866年,他以芭蕾舞作为主题,创作了《芭蕾舞剧〈源泉〉里的菲尔珂小姐》(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

德加,《芭蕾彩排》,1873年,福格艺术博物馆,剑桥,马萨诸塞州。

在此之前,德加一直专注于歌剧院,但是从现在开始他愈来愈专注于自己的艺术。德加的第一幅有关芭蕾的作品是《巴黎歌剧院设在佩勒提宫的舞蹈教室》(奥赛博物馆,巴黎)。在精心构建的作品中,人物之间彼此左右平衡,每一个芭蕾舞者都在自己跳舞,每人姿态各异。大量的观察和草图是成就如此作品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德加从歌剧院转移到了排练厅,因为排练厅中的芭蕾舞者在练习和商科。芭蕾是他的激情,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终点。

德加,《舞台上的排练》,奥赛博物馆,巴黎。

德加,《舞台上的排练》,奥赛博物馆,巴黎。

随着年龄的增长,德加创作了越来越多的雕塑作品。“随着我的目光所及”,他告诉商人Vollard说,“现在我必须要从事盲人的工作。”他用蜡创作了他最擅长的形象:芭蕾舞者、马匹和裸体。

在之后的几年中,德加几乎已经完全失明了。1917年9月27日,德加去世。在陪同他到蒙马特公墓的朋友当中,只有一位印象主义者:莫奈。比他活得更长的朋友,诸如雷诺阿,在扶手椅上去世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画家的死亡似乎微不足道。

德加,《十四岁的小舞者》,约1879-1880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
德加,《浴缸》,1886年,奥赛博物馆,巴黎。
德加,《浴缸中扶着腰的女人》,蜡笔画,约1887年,檀香山艺术博物馆。
德加,《浴后擦干后颈的女人》,粉笔画,1989年,奥赛博物馆,巴黎。

 

更多阅读,欢迎点击:亚马逊当当京东

莫奈:寻找新的光

对于莫奈来说,“印象派”一直是一个引以为傲的词儿。他选择了一种自我的风格来表现风景画,并在其中实现了某种同时代的画家所不能企及的完美。莫奈对诺曼底充满了热爱,并且将其视为自己真正的祖国。然而,1840年11月14日他出生在巴黎,在意大利Rue Lafitte接受的洗礼。1845年,当莫奈五岁的时候,他父亲在勒阿弗尔开了一家小商店。

克劳德·莫奈,《睡莲池》,1907年,油画布,100 x 73厘米。日本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

在父亲的同意下,莫奈于1854年前往巴黎,本预计逗留两个月,后来又延长了在巴黎的时间。巴黎这座城市深深地吸引了莫奈,卢浮宫是取之不竭的灵感之源。现代画家的展览刺激了莫奈对于艺术未来的思考。莫奈并不想前往巴黎Quai des Orfèvres的Académie Suisse美术学院进修,这也是莫奈之后认识另一位未来的印象派大师毕加索的地方。但是,在巴黎的生活被打断了,莫奈要去服兵役,与非洲军团一起前往阿尔及利亚。直到1862年,他才从阿尔及利亚返回他心爱的诺曼底。

莫奈的亲戚奥古斯特·托尔穆什(Auguste Toulmouche)认为,在莫奈的生涯中,加入了老师查尔斯·格利(Charles Gleyre)管理的自由工作室至关重要。在格利的工作室里,莫奈认识了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 Auguste Renoir),阿尔弗雷德·西斯利(Alfred Sisley)和弗雷德里克·巴齐(Frédéric Bazille)。从相遇的那一刻起,这些年轻的画家便抛弃了古典传统的重负,携手向前一起走。

年轻画家的生活很艰难。莫奈试图和雷诺阿一起为巴黎的资产阶级画肖像画,由此来维持画室的运营,包括模特和采暖用的煤。幸运的是,他们的一位客户是杂货店老板,以杂货来支付绘画的费用。一袋豆子都能够吃一个月了。

幸运的是,巴齐也是其中一位画家,他父母寄给他的钱可以为他、莫奈、雷诺阿还有西斯利租一间工作室。当莫奈和巴齐在Place Furstenburg有了一间带卧室的工作室之后(也是Delacroix曾经居住的地方),西斯利和雷诺阿也在晚上过来过夜。毕加索将塞尚带入了这个团体。在一段时间,这个工作室成为了他们的会议室。他们不再参加格利的工作室,他们也一起前往巴比松画派尤为喜爱的枫丹白露森林创作。

1865年在Chailly,在马奈的的影响下,莫奈开始绘画《草地上的午餐》。除了主题都是草坪上的野餐和真实的自然风光之外,这幅作品其实与马奈的Édouard Manet’s Le Déjeuner sur l’herbe大相径庭,莫奈仍然没有从绘充盈的绘画细节的创作中摆脱出来。但是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莫奈的未来风格了:太阳穿透过绿色的草地,色彩碎成微小的、模糊的方块;纯色的色彩赋予了女人优雅的裙子的阴影上。

克劳德·莫奈,《艺术家的韦特伊花园》,1880年,油画布,100 x 73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1886年,莫奈创作了他未来的妻子Camille Doncieux的肖像——《绿色裙子的女人》。在19世纪60年代,莫奈偶尔会回诺曼底看望父母。他和父母之间的分歧是他持续的痛苦的来源。1867年,莫奈的父亲命令他前往Sainte-Adresse,并由他姨夫负责监视他不予Camille接触。而此时的Camille正在待产,将要生下她和莫奈的第一个儿子。父亲威胁莫奈,如果他和Camille结婚的话,将断绝他所有经济来源。莫奈在绝望之下紧张焦虑,甚至视力每况日下。

他在Sainte-Adresse创作了一系列景观,使他进一步向印象派靠拢。事实上,圣地亚哥的Regattas(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Sainte-Adresse的露台和花园里的女人(圣彼得堡国家冬宫博物馆)都是创作于1867年。莫奈创作了一片明亮的蓝色大海,波涛汹涌,诺曼底巨大的天空像镜子一样平滑,云层散落其中。纯色出现在他的画布上,彼此混合在一起。红色的花朵在绿草中闪烁,彩色的三角旗在风中飘动,阳光泛滥。

莫奈,《蒙日虹之花园一角》,约1876年。 油画布,175 x 194厘米。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19世纪60年代末和19世纪70年代初,莫奈的生活并不容易。 1868年,他终于与CamilleDoncieux结婚。没有父亲的支持,莫奈与家人的生活相当艰难的。在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期间,他呆在英格兰。在伦敦,莫奈与毕加索、杜比尼相遇。艺术商人Paul Durand-Ruel 在战争期间也路过了伦敦,杜比尼介绍莫奈与他认识。从那一刻起直到很多年后,Paul Durand-Ruel 都是莫奈绘画的经销商和忠实的支持者。在1871年末,莫奈和家人回到法国,他们搬到了塞纳河畔的Argenteuil。

Argenteuil的Regattas(巴黎奥赛博物馆),是一幅不大的帆布画,令人眼花缭乱的蓝天,红色的屋顶和白色的帆,成为了色彩的典礼。它已经存在了——开放式的在次年被命名为“印象派”的绘画。他们房屋旁的小花园是莫奈所需要的所有主题。莫奈从不同的角度来绘画这座花园,每次都能发现可爱和新鲜的东西。Camille和儿子Jean也是他永恒的主题,他们坐在树下或者是沿着乡村的小道三部。但是即使是妻子、儿子或者是朋友在画中出现,更加吸引莫奈的仍然是阴霾的空气或裙子上阳光的斑痕。丁香花成为了莫奈最喜爱的花园主题(阳光丁香)。苍白的紫粉色花朵成为了光源,在树叶上跳舞的阳光在Camille的衣服上投射下粉红的色彩,与阴影相映成趣。但是,最重要的是,在莫奈之前没有一个人试图在画作中创作出朦胧的热气。他模糊了所有的边缘,模糊了物体的形状和定义,

真正的露天绘画将在次年被指定为“印象派”。他家旁边的小花园是他需要的唯一主题。莫奈从不同的角度画这个花园,每次发现一些可爱又新的东西。卡米尔和他们的儿子让是他不断的科目,坐在树下或沿着乡村小径散步。但即使当他的妻子或他的儿子或他的一个朋友出现在画中时,画家对大气阴霾或浅色衣服上的阳光斑点更感兴趣。丁香花开花成为莫奈最喜欢的花园主题(阳光丁香)。苍白的紫色粉红色花朵成为光源。在树叶上播放的阳光在Camille的衣服上投下了粉红色的色彩,隐藏在阴影中。但最重要的是,在莫奈之前,没有一个人试图在一幅画中画出朦胧的热气。它消除了所有的边缘,削弱了它的清晰度和定义的一切,并产生了这种非常“印象”的感觉,印象派也因此得名。当时他创作的一幅风景画就是透过薄雾观望勒阿弗尔港日出的景象。(《印象·日出》,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莫奈,《花园里的妇女》,1861年。油画布,255 x 205厘米。 巴黎奥赛博物馆

莫奈与日本的大师分享了这一时期的大众的迷恋倾向,也成为第一个熟悉他们的绘画艺术的人物。但是,在选择展览作品时,莫奈喜欢从酒店窗口望去,看不到港口的地方,绘画的必要元素是早晨薄雾的面纱。这个景观被称为《印象·日出》,决定参展人的命运。他们成为了“印象派”,莫奈则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这一团体的领军人。

莫奈的另一幅画是1874年展览的《启示录》。1873年,莫奈创作完成了第一幅城市景观画《嘉布遣大道》,这是一幅具有语言性的作品:一年之后,展览开幕了。两个带着高帽的巴黎人从纳达尔工作室二楼的窗户向外望去,眼前的景色没有天空,只有高耸的建筑和酒店。它们的阴影将空间分成了白天和黑夜,照亮的一面充满了阳光,树木光秃秃的枝干几乎在其中融化。

未完待续……

购买链接:亚马逊中国亚马逊(Kindle)当当京东

雷诺阿Ⅱ

1877年,在第三次印象派画展上,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展出了二十多幅作品的恢弘巨制。这其中的景色有的在巴黎,有的在塞纳河畔,有的在城郊,有的在莫奈的小花园;绘画的主题包括了女人的头部,花束,Sisley的肖像,女演员Jeanne Samary、作家Alphonse Daudet和政客Spuller;当然,还有极富盛名的作品《荡秋千》和《煎饼磨坊的舞会》。画作上的标签显示是乔治·夏尔潘蒂埃收藏了这些作品。雷诺阿和夏波尼的友谊在这位艺术家的一生中扮演者着重要的角色。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雨伞》,1881年至1885年。 油画布,180.3 x 114.9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夏尔潘蒂埃夫人的沙龙经常有作家、演员、艺术家和政客的光顾。除了夏尔潘蒂埃提到过的Maupassant,Zola,Goncourts和Daudet之外,还有可能在沙龙遇到Victor Hugo和Ivan Turgenev。而雷诺阿更是夏尔潘蒂埃家的常客。在雷诺阿写给夏尔潘蒂埃夫人的一封信中,他甚至署名为“你家的艺术家”。在乔治·夏尔潘蒂埃创立的一家名为La Vie Moderne的画廊中,你可以看到雷诺阿的作品。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雷诺阿和Bérards 和 Daudet等其他人成为了朋友。同样,在夏尔潘蒂埃夫人的沙龙中,他还找到了很多模特,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Comédie-Française女演员Jeanne Samary。雷诺阿对珍妮很是着迷,他甚至成为Comédie-Française的常客。在为演员作画的过程中,雷诺阿实现了他的绘画的最高品质——全然的自然性。在夏尔潘蒂埃夫妇的赞助下,雷诺阿创作了不少作品。在夏尔潘蒂埃家的入口处,有雷诺阿的一幅作品,绘画了主人会见客人。雷诺阿也为夏尔潘蒂埃家人创作了五幅肖像画,其中一幅便是夏尔潘蒂埃夫人和孩子们。

到了1882年,雷诺阿的事业蒸蒸日上,不用再担心会丧失在沙龙上获得的成功。他结了婚,需要养活妻子。这个故事要的发源要早一些,大概在1880年。雷诺阿的妻子名叫Aline Charigot,1880年的时候大概21岁。雷诺阿在圣乔治街卡米耶夫人的奶酪店认识了她。她与母亲共同居住,以裁缝制衣为生。雷诺阿和Aline的相互吸引是不容忽视的。从外貌来看,Aline简直就是雷诺阿绘画中女性的典型形象。雷诺阿也从她身上发现了更多:简单、真诚、稳重、体贴和对于绘画工作的理解。Aline从Essoyes的乡村搬到巴黎,但是并没有丧失乡村气息赋予她的品质。这都是雷诺阿所需要的。在1881年到1882年中,雷诺阿搬家很多次,这都深刻地体现在他的景色绘画中。他继续在塞纳河畔、Chatou和Bougival等地作画。在对于雷诺阿来说,这都是宝贵的经历,他甚至拒绝了ThéodoreDuret邀请他去英国的机会。“这里天气很好,我还有模特。这是我唯一的理由。”也许真正的原因在于Aline和雷诺阿正在游艇派对上钓鱼:Aline在画面的左下角,戴着时尚的帽子,手上抱着一只京巴狗。同样在1881年,雷诺阿同友人Cordey一道第一次到了阿尔及利亚,带回了作品《香蕉种植园》和《阿拉伯假期》。在Dieppe的短暂假期中,他前往意大利,游历了米兰、威尼斯和佛罗伦萨。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雨伞》,1881年至1885年。 帆布油画,180.3 x 114.9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在1883年,杜兰德在玛德琳大道组织了雷诺阿的第一场个人秀。展览的内容包括了七十副绘画作品。尽管杜兰德在出售印象派绘画方面并不总是很成功,但她决定在纽约开另一家画廊。最终,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雷诺阿获得了一连串的胜利。他获得了富有的金融家、卢浮宫百货公司老板、参议员Goujon的赞助。雷诺阿的作品在伦敦、布鲁塞尔以及1886年巴黎的乔治·佩蒂特第七届国际博览会上相继展出。雷诺阿从来没有高估过自己。

在1884年秋天,雷诺阿夫妇前往Aline的乡村老家,位于香槟区的Essoyes。这位艺术家经常素描妻子给孩子喂食的画面。一年以后,雷诺阿在这些草图的基础上创作了《母亲》。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雷诺阿的创作生涯中并不是风平浪静。对他来说,他不知道如何绘画或者是作画。在沮丧的情况下,他一怒销毁了自己一系列的绘画成品。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裸女》,1876年。油画布,92 x 73厘米。 普希金国家美术馆,莫斯科。

在雷诺阿的艺术生涯中,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被称为安格尔时期。当时的潮流是追求更加严格的工匠精神,准确的线条和清晰的轮廓,甚至是在绘画中更多地利用当地的色彩。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都可以在《游艇上的午餐》《母亲》以及《雨伞》这些作品中找到影子。最后的作品分两个阶段完成,始于1881年,完成于1885年。这是艺术家绘画风格演变的重要证据。作品的右边,风格柔软且具有印象主义风格;作品的左边,风格坚韧且更加简洁。在1884年的诺曼底,雷诺阿以保罗·贝拉德的三个女儿为题材创作了一幅绘画作品:Wargemon孩子们的下午。

1885年,雷诺阿在花园中完成了这幅巨著,成为了他与La Grenouillère和Moulin de la Galette “永久假期”的告别。在颤抖的触摸中,光线和阴影的波动已被遗忘。在雷诺阿的绘画中,一切宁静而安稳。明亮的光线加强了叶子的嫩绿,也增强了黄色草帽上花朵的色彩。雷诺阿的模特和Aline一样,但是这是一个全新的Aline了,体现了家庭生活的平静。这是1888年雷诺阿绘画的Essoyes。他的笔下有洗衣的妇女,色彩的搭配让人想起了十八世纪。画面中三岁的皮埃尔再一次为我们展现了雷诺阿一家的田园生活。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在1890年4月14日在米利尔正式与Aline登记结婚。雷诺阿家的房子就在Châteaudes Brouillards山坡上。这个名字保留了十八世纪城堡的记忆,但是这种城堡之后都被拆毁了,在此基础上建造了不少房子。雷诺阿的三层建筑中有一间阁楼改建的工作室。花园中有玫瑰树和果树。这幢房子最美好的便是它的景观了。1894年,正是在这里,未来的导演诞生了,他就是雷诺阿和Aline的第二个儿子。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1874年。油画布,80 x 63.5厘米。 考陶尔德艺术研究所,伦敦。

雷诺阿的身体一直不太强壮。通过他的书信,我们可以知道他患有支气管炎和肺炎,曾经一度让他重病在床。1888年他在Essoyes的时候,一阵痉挛让他面部局部瘫痪。1897年,雷诺阿遭受了真正的不幸。在Essoyes夏天的一个雨天,雷诺阿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右臂骨折。这位艺术家开始受到痛苦的折磨,家庭医生也没能控制住摔伤造成的不可治愈的关节炎。雷诺阿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年中一直在痛苦中煎熬,也意识到因为完全不能动弹,他也将不能继续他的工作。

这二十年是新世纪的开始,也带来了换了。1901年,Aline为雷诺阿生了第三个儿子克劳德,代替了简成为了雷诺阿新的模特。现在小“可可”穿上了红色的裙子,雷诺阿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而为了避免男孩子的嘲笑,简的头发却被剪掉了。在巴黎、纽约和伦敦,雷诺阿举办了一系列的展览,取得了真正的成功。1904年第二届沙龙的时候回顾式地用一整个展厅展出了雷诺阿的作品, 这让雷诺阿特别开心。在雷诺阿最近几年的绘画生涯中,主要的思想史创作一幅大型的裸替壁画。早在1887年,雷诺阿就创作了《大浴女》,带有安格尔的萌芽时期风格。在1908年,雷诺阿在Les Collettes的常绿橄榄树上作画,创作了《巴黎的审判》的第一版。在之后的岁月里,这幅作品不仅被重复,而且在雕塑家的创作下进一步释放。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雷诺阿的两个儿子去世。这件事对于Aline的打击特别大——她在之后一年也去世了,只剩下了雷诺阿一个人。雷诺阿和简伤痕累累地回到家中,生活又恢复了既定的状态。雷诺阿继续工作,但是日子一天比一天困难。1919年12月2日,雷诺阿在Les Collettes因肺炎去世。在去世之前,他完成了他最后的作品海葵的静物画。在他的一生中,他一直坚持了对自己的真实。

[全文终]

更多阅读:印象主义雷诺阿Parkstone International京东(点击购买)

雷诺阿:女性性感之美的庆祝者

在第一集当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印象派运动的起源。第二集我们将介绍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印象派发展过程中的领军人物。

雷诺阿于1841年2月25日出生在法国利摩日。父亲是莱奥纳德·雷诺阿,母亲是玛格丽特·梅莱特,他是家中第六个孩子。三年之后的1844年,雷诺阿一家人搬到了巴黎。在1848年,雷诺阿在德拉萨学校(基督教会的学校)入学。因为在音乐理论方面天赋异禀,雷诺阿很快被作曲家古诺德指挥的合唱团选中,成为其中的一员。但是,命运的发展却大相径庭。1854年,雷诺阿的父母带他离开了学校,在莱维兄弟的作坊开始学习画瓷器。

莱维兄弟作坊的一名工人,Emile Laporte在空余时间里画油画。他建议雷诺阿尝试他的画布和颜料。在这样的背景下,未来的印象主义大师的第一幅作品诞生了。在雷诺阿的家中,这幅作品在Laporte的目光中庄严诞生了。雷诺阿父母对于孩子很有信心,他们听从了Laporte的建议。雷诺阿的母亲只是建议先攒钱,因为这位未来艺术家的母亲深知赚钱的不易——裁缝莱奥纳德·雷诺阿的收入仅仅能够让七个孩子勉强糊口——可以想象,能够走向高雅艺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1858年,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十七岁这年,他离开了莱维兄弟的作坊。陶瓷工艺的大企业迎来了机械化革命,莱维兄弟的作坊在浪潮中已经破产了。

renoir1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1874年。油画布,80 x 63.5厘米。 考陶尔德学院艺廊。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买了专业的油画工具并且创作了第一幅肖像画。1861年,卢浮宫颁发给雷诺阿的许可证,他可以临摹卢浮宫中的绘画作品。最后,在1862年,雷诺阿考入了波尔多国立美术学校,由艺术教授Charles Gleyre亲自授课。波尔多国立美术学校也是一个独立的工作室,从此开启了这位艺术家生活的新篇章。 Gleyre教授的工作室坐落在左岸,雷诺阿在附近租住,在巴黎算是站住脚跟。雷诺阿在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工作室的其他伙伴们交流有关艺术的看法。他们也成为了雷诺阿最好的朋友。

当时雷诺阿活动的地理范围并不是特别大 – 他没有钱去旅行,但在巴黎周围地区有令人兴奋的风景。由于他们是巴比松画派发展起来的,雷诺阿和他的朋友们更是觉得自己就是风景画的传承。枫丹白露森林是一个取之不尽的风景画素材库。有时候,他们住在Chailly-en-Bière村庄的 Mère Anthony的旅店中。大约1866年,雷诺阿描绘用惊人的绘画作品勾勒了安东尼母亲的旅店。雷诺阿作品是一幅巨大的帆布油画,大约两米高,重现了旅店的场景而非想象作品。这就是当年他们相聚在马洛特的时光。

 

renoir2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1874年。油画布,80 x 63.5厘米。 考陶尔德学院艺廊。

显然,这幅作品的结构非常出色:女仆和坐着的绅士都面向观众,画笔在画布的边缘戛然而止,而几乎处于半圆形的一组人物形成了感觉的真实空间。研究雷诺阿的学者认为,这是Le Coeur,而不是Sisley,在安东尼母亲的旅店的那幅作品中出现过。正式Le Coeur,让雷诺阿得以进入人物肖像画委员会,并且在之后这份工作成为了他收入的主要来源。最重要的是,雷诺阿迎来了他的第一位缪斯,虽然并不是Le Coeur本人。Le Coeur的妹妹LiseTréhot成为了雷诺阿的女朋友。Lise不仅仅是雷诺阿在1865年到1872年的模特,她成为了雷诺阿风格的第一个模特。1866年,一个非常年轻的Lise在雷诺阿的精挑细琢中出现了。同年1867年,他笔下绘画了遮阳伞下的Lise。这张画的细薄质地上,Lise脸上柔和的阴影和身体泛着粉红色的光泽,与巴齐耶的《家庭肖像》以及莫奈的《花园》中的女人有异曲同工之妙,预示着三四年之后印象派运动的爆发。对于当时的雷诺阿来说,Lise的脸色变成了女性美的标尺。

在1870年,雷诺阿完成了Odalisque。精美的丝绸和东方锦缎装饰着Lise,金色刺绣的闪闪发光。她灿烂的黑头发装饰着橙色羽毛,周围是华丽的地毯。

renoir3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雨伞》,1881年至1885年。 帆布油画,180.3 x 114.9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1870年7月18日,法国人的正常生活被普鲁士宣战所中断。连如何骑马都不知道的雷诺阿在命运的安排下被送往了骑兵营。他先是到了波尔多,然后是塔布斯。雷诺阿病情恶化,波尔多的医生挽救了他的性命。1871年3月,他被遣散回到巴黎,前往拉丁区。在那里,他得知了巴齐耶的死亡——这种冲击比战争本身更为深刻。雷诺阿骑兵的故事在他的画中延续了。在1872年,他在Bois de Boulogne创作除了《骑手》。亚利桑那州的模特是达拉斯女士,是达拉斯上尉的妻子,Le Coeurs介绍给雷诺阿认识的。马驹背上的小男孩是Charles Le Coeur的儿子。这幅画的尺寸巨大——几乎正方形帆布的每一面都延伸到大约两个半米的地方,使其成为了一幅鸿鹄巨制。

最终在19世纪60年代后期,巴齐耶和雷诺阿梦想的时代来临了。艺术家协会设法汇集了29位艺术家,供给展出165件作品。其中有六幅油画和一幅油画是雷诺阿的作品。观众更加关注大型的画布作品:舞蹈家,巴黎人(或蓝衣女士),欧德昂剧院的演员亨利特·亨利特(The Henriette Henriot)和洛奇(也称为L’Avant-Scène)。第一次,轻盈、和谐、无拘无束的色彩浪潮与雷诺阿画布相结合,是古典主义的经典之作。

十七世纪七十年代可能是雷诺阿创作生涯中最幸福的时光。在Rue Cortot工作室的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花园,于1875年开始出租,成为这个时期最精美的绘画。雷诺阿在Le Moulin de la Galette的餐厅里找到了他最后一幅作品的主题。它更像是一个主题的主题:雷诺阿的画布从来没有像这样的主题,因为任何一种叙事或绘画都排斥。

更多阅读,请关注下一集……

更多阅读,请点击:亚马逊Parkstone International当当

埃德加•德加:烈马、芭蕾舞者和人体艺术

在印象派的圈子中,德加是与雷诺阿风格最接近的一位,他们都热爱将生动的巴黎生活作为绘画的主题。德加没有参加过格莱尔(Gleyre)的工作室,很有可能他与未来的印象主义者的第一次会面是在Guerbois咖啡店。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来自于与莫奈、雷诺阿和西斯利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法国大革命期间,他的祖父René-Hilaire de Gas在1793年被迫从法国逃到了意大利。他的祖父是一名粮食商人,在意大利手收获了商业的繁荣。

德加的祖父在那不勒斯创建了一家银行,与热那亚的富裕家庭的一个女孩成婚。埃德加·德加喜欢简单地将名字写成德加,尽管他与意大利的众多亲戚维持着愉快的关系。他在1853年在Louis-Ernest Barrias工作室开始了学徒生活,从1854年开始,在路易斯·拉莫特(Louis Lamothe)的指导下学习。拉莫特非常崇拜Ingres,远远超过了其他画家。他将这种敬佩之情传染给了德加。从1854年开始,德加开始频繁地前往意大利:首先到达那不勒斯,认识了好多表兄弟;然后到了罗马和佛罗伦萨,从古典大师那里不懈地临摹和学习。


德加,《下跪的妇女》,1884年,普希金博物馆,莫斯科。
德加,《沐浴的女人》,1886年,希尔斯特德博物馆,法明顿,康涅狄格州。

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加成为了一名专注于绘画参赛者、马匹和骑师的画家。不管在哪里观看比赛,他美妙的画家记忆为我们保留了赛马运动的独特性。在他第一幅相当复杂的赛马场作品完成后,德加学会了如果表达赛马的高贵和优雅姿态,以及它们紧张的运动和肌肉的优美弧度。大约在19世纪六十年代中。德加有了另一项新的发现。1866年,他以芭蕾舞作为主题,创作了《芭蕾舞剧〈源泉〉里的菲尔珂小姐》(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

德加,《芭蕾彩排》,1873年,福格艺术博物馆,剑桥,马萨诸塞州。

在此之前,德加一直专注于歌剧院,但是从现在开始他愈来愈专注于自己的艺术。德加的第一幅有关芭蕾的作品是《巴黎歌剧院设在佩勒提宫的舞蹈教室》(奥赛博物馆,巴黎)。在精心构建的作品中,人物之间彼此左右平衡,每一个芭蕾舞者都在自己跳舞,每人姿态各异。大量的观察和草图是成就如此作品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德加从歌剧院转移到了排练厅,因为排练厅中的芭蕾舞者在练习和商科。芭蕾是他的激情,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终点。

德加,《舞台上的排练》,奥赛博物馆,巴黎。

德加,《舞台上的排练》,奥赛博物馆,巴黎。

随着年龄的增长,德加创作了越来越多的雕塑作品。“随着我的目光所及”,他告诉商人Vollard说,“现在我必须要从事盲人的工作。”他用蜡创作了他最擅长的形象:芭蕾舞者、马匹和裸体。

在之后的几年中,德加几乎已经完全失明了。1917年9月27日,德加去世。在陪同他到蒙马特公墓的朋友当中,只有一位印象主义者:莫奈。比他活得更长的朋友,诸如雷诺阿,在扶手椅上去世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画家的死亡似乎微不足道。

德加,《十四岁的小舞者》,约1879-1880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
德加,《浴缸》,1886年,奥赛博物馆,巴黎。
德加,《浴缸中扶着腰的女人》,蜡笔画,约1887年,檀香山艺术博物馆。
德加,《浴后擦干后颈的女人》,粉笔画,1989年,奥赛博物馆,巴黎。

 

更多阅读,欢迎点击:亚马逊当当京东

印象派:反叛艺术家的革命

在19世纪初、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艺术冒险家们的传奇,就像是一本小说,一种逾越,一种形状和颜色。

这是我们关于印象派的第一集:讲述了艺术家们对于约定俗成的反叛,在绘画艺术中开印象主义之先河。

impressionism 1
莫奈(Claude Monet),《嘉布遣大道》(Le Boulevard des Capucines),1873-1874年。油画布,80 x 60厘米。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堪萨斯城,密苏里州

印象:日出是克洛德·莫奈(Claude Monet)在1874年印象派第一次展览中所展示的作品之一。他们自己当时称之为无名艺术家、画家、雕塑家、版画家协会。为了准备这次展览,莫奈最终选挑选了最好的勒阿弗尔风景,即他童年时期故乡的场景。

画家雷诺阿的兄弟记者埃德蒙·雷诺阿编写了展览的目录。他批评莫奈的作品主题单一,因为莫奈笔下并没有比勒阿弗尔的风景更有趣的东西了。在勒阿弗尔风景画中,有一幅是清晨的蓝雾,似乎将朦胧中的游艇变成了幽灵般的幻影。在这幅画中,小船在黑色轮廓的水面上滑行;在地平线上,橙色圆盘的扁平的太阳将第一束橙色的光投射在海面。它更像是一幅快速的影像,而不是一幅油画,一种用油墨的天然的素描——当海洋和天空在光芒殆尽之前凝聚,莫奈以更好的方式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瞬间。《勒阿弗尔的风景》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标题,因为勒阿弗尔无处可见。“书写印象”,莫奈告诉埃德蒙·雷诺阿,正是在这一刻,印象主义的故事开始了。

impressionism 2
莫奈(Claude Monet),印象主义,《日出》,1873年。帆布油画,48 x 63厘米。 马修博物馆,巴黎

1874年4月25日,艺术评论家路易斯·勒罗伊(Louis Leroy)在Charivari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批评文章,描述了一位官方艺术家参观展览的过程。在一幅幅浏览参观的过程中,艺术家慢慢疯狂。他批评了卡米尔·皮萨罗(Camille Pissarro)的一幅作品简单肤浅,将犁地创作成一幅不经意地沉积在被污染过的画布上的调色板刨花。当看着这幅画时,他无法分辨哪边是顶端,哪边是底部。但是,在勒罗伊的文章里,莫奈的《嘉布遣大道》(Boulevard des Capucines)确实令人惊奇,正是莫奈的作品推动了印象主义的发展。

impressionism 3
莫奈(Claude Monet),《睡莲》,1914-1915。 油画布,160 x 180厘米。 波特兰美术馆,波特兰,俄勒冈州

在一幅勒阿弗尔风景前驻足观赏,他探索《日出》中所蕴含的什么是印象主义。 “这当然是印象主义”,莫奈喃喃自语道,“我告诉自己说,我深受感动,这里蕴含着印象主义的元素,是自由,是绘画技巧上的放松!”他在绘画作品面前不断地跳舞,大叫道:“嘿!嗬!我是一个行走的印象主义,我是一个复仇的调色刀”(Charivari,1874年4月25日)。勒罗伊将他的文章称为“印象派展览”。以典型的法国风格,他曾经从绘画标题中创造出一个新词,这个词合乎时宜,也注定要永远保留在艺术史上。

impressionism 5
马奈(Edouard Manet),阿让特伊(Argenteuil),1874年。油画布,148.9 x 115厘米。图尔奈博物馆美术馆

在1880年答记者问时,莫奈说:“我是一个想出这个词的人,或者说至少是我的作品让这位来自费加罗的记者写下了这篇评论。正如你所知道的,这影响很深远。”

异见艺术家发起的印象派运动格外成功,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标志着艺术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和欧洲前卫艺术的诞生。如果您对这个最受欢迎的运动的特殊功能和艺术家有兴趣,请继续关注我们的下一集……